<option id="nv6mn"></option>

  • <track id="nv6mn"></track>
    1. <option id="nv6mn"><source id="nv6mn"><ruby id="nv6mn"></ruby></source></option><nobr id="nv6mn"><address id="nv6mn"></address></nobr>

    2. 漢莎航空高管喊話:認清現實吧 公司完全脫碳需消耗德國一半電力

      2023-9-28 09:33 來源: 財聯社

        德國知名航空公司漢莎航空首席執行官Carsten Spohr周一在行業會議上表示,使用可再生能源制造的合成燃料是航空業脫碳的最佳方法,但該公司滿足機隊飛行所需要的合成燃料總量,大約需要消耗德國約一半的電力才能生產出來。

        他認為綠黨黨魁,現任德國經濟部長哈貝克并不會允許他這樣做。

        漢莎航空所謂的合成燃料即SAF,一種通過可再生能源電力合成的生物燃料,原料為二氧化碳和水。SAF也被航空業高管視為航空旅行脫碳的唯一可行辦法。

        唯一的弱點在于,SAF的生產本身需要大量的電力,這在德國都需要依賴進口電力的當下,無疑十分雞肋。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研究表明,隨著SAF等合成燃料的使用,2030年僅在歐洲就能減少數百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但外界的高需求使SAF的價格十分昂貴,這讓航空業的高管們對未來使用的能源過渡到這種燃料的想法十分審慎。

        Spohr承認SAF或許是航空業去碳化的必經之路,但他同時指出歐盟對SAF的配額規定可能加劇航空業的成本負擔。

        歐洲議會在9月早些時候批準了ReFuelEU航空法規,要求航空公司從2025年開始,增加所有從歐盟機場起飛的航班的SAF使用量。2025年時,必須有2%的燃油來自于可持續燃料,到2030年,這一比例需提高到6%。

        但由于SAF供應量有限,航空公司或許不得不尋求更加昂貴的清潔燃料,最后的結果就是乘客需要支付更高額的機票價格。

        現實過于骨感

        漢莎發言人此前指出,如果漢莎航空使用目前所有可用的SAF,那么其飛機大概只能飛行不到兩周的時間。想要使用更多SAF,需要擴大市場、提高可用性并降低相關價格。

        德國總理朔爾茨曾認為生產SAF可以成為德國的戰略規劃之一,吸引大量的投資并鞏固德國作為空客制造中心之一的地位。

        但Spohr認為在國外生產合成燃料更為現實,因為國外有更多的風能和太陽能可供使用。

        這一矛盾凸顯出德國能源系統上的日益弱勢,在失去俄羅斯能源供應和綠色轉型的兩相夾擊之下,德國工業界對能源目標和現實困境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擔憂,也越來越懷疑德國能否維持其制造業強國的地位。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国产精品1000部在线观看|99re6在线精品视频播放|久久小说下载网
      <option id="nv6mn"></option>

    3. <track id="nv6mn"></track>
      1. <option id="nv6mn"><source id="nv6mn"><ruby id="nv6mn"></ruby></source></option><nobr id="nv6mn"><address id="nv6mn"></address></nobr>